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新闻中心  >  媒体报道
 

从南京老家邮寄过来的香肠

发布日期:2015-05-07    【字号:  

每年的11月,总会接到远在南京的父亲打来的电话:“香肠寄出来了,过几天就到,今年你妈做的南京香肠特香,收到后给我们打电话来…….”

十天左右,一个巨大的包裹如约而至,有时邮车会直接开到家门口,乐呵呵的邮政小伙总是说: “老家寄来的?现在寄香肠的可不多”。欢喜的我声音很大地说“这可是我妈亲手做的,特好吃,市场上买的哪能比?”

打开包裹一截截长长短短猩红色的香肠,散发着浓烈的肉香扑面而来,半小时左右,急不可待的我,已将刚出锅的热呼呼的半透明的香肠,就用手抓着急急地塞进嘴里,以慰籍肚内吵了很久的馋虫,与分泌了半日的唾液充分融合。透明的入口即化,猩红的结实耐嚼。一边吃着嚼着一边含糊不清地对电话那边的人说: “妈,香肠收到了,好吃!”。

老公是鼻子最尖的人,一进门就大喊: “老婆,做什么这么香?嗯,是不是老家的香肠寄来了?”。 “是,你丈母娘亲手做了,给你留着呢,要不要喝一杯?”我端起盘子向闻香而来的老公扬了扬, “那当然,这么好的东西,没有酒哪能行,老婆,你也来一杯!”

这香气通常在家里会弥漫好几天,直到我摸着略略隆起的小腹,痛下决心减肥时才会有所收敛,将余下的香肠,分成大大小小的几份,一份贮藏起来,以备家里来客人时炫耀,一件孝敬婆婆大人,另几小份送给好朋友。那几个家伙已经无数次打电话来问:你妈的香肠寄来没有?,这会儿知道有的吃了一个比一个跑的快。

第一次吃香肠是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那时我九岁,随父亲到乡下探亲,见到奶奶从后门出去,取回一截暗红色的东西,放在锅里煮,满屋的香气顿时将满口生津的我吸引到炉旁的奶奶身边,自然而然地拉起奶奶的手:“奶奶,你煮得了什么?”。奶奶说: “是香肠”。 “香肠是什么?好吃吗?”,1980年的物质还极不丰富,不识肉香的新疆孩子从没见过香肠, “香肠是南京特产,也是山里小猪生的娃儿,好吃得很!”我更加好奇了:“奶奶,小猪生的娃会跑会跳吗,它还会长很大很大吗?”,奶奶慈爱地拍着我的头说: “它不会跑不会跳,因为它没有腿没有脚,但它会游泳,你看它在锅里游的多好”。

面对美味的孩子是没有思想的孩子,居然就相信了香肠是会游泳的生物,长大了晾晾干就可以吃了。那以后每顿饭我都会缠着奶奶给要香肠吃,否则我就拒绝吃饭。

在老家的日子伴着肉香很快滑过,父亲的探亲假到期,我也要上学了,奶奶特意央求邻家大伯给我编了一个精致的小背篓,装了满背篓的香肠让我背回新疆, 交待我说:“奶奶家的香肠,回去给妈妈尝尝”。

可能是好吃的缘故,九岁大一点的女孩子背着十几公斤重的背篓,牵着爸爸的手,上火车、换汽车,几千公里背回来并不觉得累。到家后对小朋友炫耀说:这是我奶奶家后山上长的,是小猪生的娃娃,一开始生下来只一点点,后来慢慢地长大了,它可是会游泳的”。小伙伴可是比我聪明多了,摸着硬硬的香肠提出疑问: “骗人吧?它没有嘴怎么吃东西,不吃东西怎么能长大?”我一时没词还嘴硬:就是能长,就是会游泳,我奶奶说的,能错吗?等会我妈妈煮了就不给你吃!”

小孩子的误解很快在嘻笑中谈去,可喜欢吃香肠的口味还一直没变,在新疆买过几次总是没有记忆中的味道,看报纸上、电视上纷纷曝光一些食品经营者用死猪肉、老母猪肉做的香肠,就不再敢买着吃了。直到1995年母亲退休回南京老家定居,试着跟邻家大婶学着做了些给我寄来,让我重新尝到童年的滋味,并得到我的鸡朋狗友的极大赞赏。

每年立秋母亲便四张罗着给新疆的女儿做香肠了。

母亲生活在南京江宁附近的一个小镇里,每天吃的蔬菜瓜果、禽蛋肉类大多是附近的农民自家种的养的,母亲说吃饲料长大的猪肉不香,每年九月初母亲买回决对绿色决对新鲜的猪肉,用刀细细地砌成手指大小的碎块,按家人的口味伴料,大概是10斤肉里放100克辣子面50克花椒14克食盐,料酒、味精随意,然后一点一点地往洗净的大肠里灌,再一截一截地挂在阳台的长绳上。一排一排的很是好看。每年做30多公斤香肠,母亲一个人要忙碌近一个多星期,这时父亲在旁边转来转去打下手,跑跑腿、递递盐、尝尝味、间或给远在外地的儿女打电话,汇报进度…….每到做香肠的日子相隔几千里的几个房间都弥漫着浓浓的香气,房间里父母儿女的心里都弥漫着化也化不开的亲情。

 
Copyright © 2014 南京新腊梅肉制品厂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备案号:苏ICP备14059105号Designed by EPSO
 南京秦淮区中山南路315号瑞华大厦701室
025-522457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