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客户服务  >  腊梅养生馆
 

腊梅养生馆

南京香肚我的家乡特产

我的家乡位于长江边上的南京。而南京香肚是南京特产之一,相传已有120多年的历史。曾在1910年江苏南京召开的南洋劝业会上,和南京板鸭同时获得优质奖状,从此闻名全国,并远销香港及东南亚一带。南京香肚形似苹果,皮薄有弹力,不易破裂,红白分明,香嫩爽口,略带甜味。与火腿相比,具有独特风味。
详细步骤

老早就在心里犹豫着,是否要写写家乡的香肚。香肚谓何物?我现在居住的小城里也有卖香肚的,暗红色的一截毫无生气地躺在熏烧摊上,看上去很以为是一段腌制的腊香肠。我也偶尔买过,因其多以精肉作馅,所以价格不菲。回家添点儿醋,也算好吃,但和老家的比起来,就相差甚远了。

我的家乡位于长江边上的南京。而南京香肚是南京特产之一,相传已有120多年的历史。曾在1910年江苏南京召开的南洋劝业会上,和南京板鸭同时获得优质奖状,从此闻名全国,并远销香港及东南亚一带。南京香肚形似苹果,皮薄有弹力,不易破裂,红白分明,香嫩爽口,略带甜味。与火腿相比,具有独特风味。

记得过去家境不算宽裕,但父母待客极其热情,每逢来客,都要买一只盐水鹅子,切上一斤南京香肚(那时的香肚很便宜,才五块钱一斤),往往还要带上一包油炸花生米和二三两素鸡。餐桌上,我看大人们一边喝酒一边吃素鸡吃得津津有味,也夹一块放嘴里,嚼了两口便感觉寡淡,还是香肚更惹人爱。

母亲有时为了犒赏劳累一天的父亲,会叫我去买几样卤菜,顺便切半斤香肚。那时候还小,不像现在,喜欢在师傅们切菜的时候,随手捏一片放嘴里,等馋虫被勾了活泛起来,索性再塞几片饱口福。那时只在一旁规规矩矩站着,眼珠子却贼溜溜盯着那厚厚的砧板一个劲儿地吞口水。等从屋里挤出来,一手拎着方便袋,一手伸进去捏一块,再仰起脖子放进嘴里,回家的脚步便一路畅快了许多。

到家后,将买来的菜一一倒在洗白了的盘子里,用碗笼儿罩好。自己在一边玩时心里却不时惦记,于是就走过去掀起碗笼儿捏一块,来回几次一掀,碗里香肚已不足一半。

好不容易挨到吃饭,我又狼吞虎咽一通,最后也不好意思全吃光。等父亲坐上来下筷子,那碗里就还剩一两块碎了的留着。父亲总是笑骂:“要吃不如吃光了,留这点在碗里哄猫儿吗?”这时候,我才意识到自己太馋了,对不住在外辛苦的父亲。

很少见母亲吃,但我的祖母是特别爱吃的。记得祖母摔断腿困在那间阴暗的小屋里不能下地时,嘴也变得特别馋,尤其爱吃香肚。我在外乡教学,很少回去,因此每逢回去,都要买点香肚,回头时拢在那里分些于她。弄得后来奶奶常常惦记我,我一到家,那些邻里们就对我复述奶奶的话,“扣儿什么时候回来啊?又想吃扣儿买的香肚了!”

念书毕业后,分配他乡工作,每次回家,第一天必要吃香肚的。约定俗成,香肚也成了家人迎接我的固有方式。有时候时间久了没能回去,父母过来,我必不能忘的是在电话里嘱托他们带上点香肚。说好一份子,却是每次都带整块的,那一块足足二斤多。吃不下了,在冰箱里放着,留着下一顿再炒。其实,带过来的香肚已经失去那原味,然而大椒炒香肚这自创的菜系也只有妻才吃得香。我曾听说,正宗的香肚源自如皋,里头一样的猪头肉,外面是用猪尿泡裹实。如皋的香肚我没有吃过,也不想追根溯源,因为南京香肚早已让我满足,装不下任何异乡的风味了。

这次回家连吃了几天香肚,早就吃腻了,也觉着味儿远不如从前了。某天下晚办事后拢那里,只见窦家庄老头生意清淡,一个买的人也没有。对面那外地“胖子卤菜”跟前倒挤满了人。见这情景我心中很是不快,过去向老头要了一斤香肚。也许是生意难做的缘故,老头儿也学会了短斤少两,多收了我一块钱。我不生气,倒很是担心,担心某一天,这一直伴我长大的香肚会突然间消失。

我不敢怀疑老师傅的手艺,只是判断他的工作热情以及在灌香肚时的用心程度。我曾答应带点儿给同事们尝尝,昨天晚上女儿也一再提醒。今天回城里时,特意等到晚上,再兜一个弯子,到老头那里买了两个份子。一路上担心香肚冷下来影响口味,于是马不停蹄,很有千里送荔枝的感觉。一到城里,我赶紧打电话让两位女士来取。在我的怂恿下她们当场捏着试吃,可是令我心凉的,我急于从她们的脸上求取的好评都是勉强的。“也许好东西要慢慢品味!”我这样想着。

等晚上到家打开QQ,突然一个好友更新引起老婆的惊叫,原来一同事将香肚的照片传在空间里,并且附上一段“非常美味,最最好吃”之类的话,这也算一份迟来的安慰吧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产品
 
Copyright © 2014 南京新腊梅肉制品厂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备案号:苏ICP备14059105号Designed by EPSO
 南京秦淮区中山南路315号瑞华大厦701室
025-52245743